作者:吴本渊 来源:语言文字报 2018-05-11

  今年是《汉语拼音方案》》颁布60周年。为总结回顾60年来《汉语拼音方案》在帮助识字、推广普通话、提高国民语文素养等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推动其在新时代的应用与发展,本报即日起开辟专栏,邀请相关专家、学者等撰文讲述他们在学习、使用、研究《汉语拼音方案》过程中的故事与思考。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吴玉章先生曾任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他为《汉语拼音方案》的研制作出了许多贡献。他的孙子、国家行政学院退休干部吴本渊讲述了吴玉章先生与《汉语拼音方案》的故事,帮助我们对《汉语拼音方案》的历史沿革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详情请看——

  吴玉章与《汉语拼音方案》

  一

  从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汉语拼音方案的决议》,批准并决定推行《汉语拼音方案》起,到今年已经是第60个年头了。60年来,汉语拼音已经深入每一个人的学习与生活,特别是进入互联网时代,汉语拼音使很多人能够在互联网上学习、写作、交流,能够使用互联网处理公务、商务等事务。可以说,汉语拼音已经深入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是几代语言文字工作者、教育工作者辛勤努力的结果。现在我们越来越体会到,推行汉语拼音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我不知道这样的评价是否确切:汉语拼音为我们国家、民族的文化振兴、经济腾飞插上了一副强大的翅膀。

  为什么要推行汉语拼音?其实最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找一个好办法来扫除文盲。据相关资料记载,新中国成立前的四亿九千万人口中,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是文盲。新中国成立之初,北京的大街小巷经常可以看到代写书信的小摊。我的爷爷吴玉章于1940年在陕甘宁边区新文字协会成立大会上说过:“中国要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如果全国满是文盲,是建立不起来的。”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一个没有文化的国家是强盛不起来的。这就是他致力于并热心于探索、推动文字改革,推动《汉语拼音方案》研制的初衷。

  二

  《汉语拼音方案》的研制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1928年到1933年这一时期,我认为可以看成是初步探索阶段。参与这项事业的还有瞿秋白、林伯渠、杨松等同志。吴玉章先后两次在当时苏联远东地区召开中国积极分子的拉丁化讨论会,还主持召开了中国文字拉丁化第一次、第二次代表大会,编写了《中国文字的源流及其改革的方案》《中国新文字的新文法》《拉丁化中国字初学课本》,与林伯渠同志合作编写了《拉丁化中文词典》等,并在工人和退入苏联境内的义勇军中进行扫盲。这一阶段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吴玉章等人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并且在扫盲工作中进行了初步的实践。

  第二个阶段是1939年到1945年期间。1939年11月,吴玉章回到延安。陕甘宁边区是共产党领导的比较巩固的根据地,在党中央和边区政府的领导与支持下,吴玉章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再次利用拉丁化新文字进行扫盲,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探索与实践。吴玉章与林伯渠、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等99位同志发起成立了陕甘宁边区新文字协会,吴玉章当选为新文字协会会长。边区教育厅利用新文字开办冬学扫盲班,陕北公学抽调70多名学生组成新文字冬学师资训练班。吴玉章亲自为师资训练班授课,讲授“中国文字源流”“拉丁化新文字方案的制定和历史发展”“中国音韵学常识”“新文字发音方法”等课程。这一时期,延安还专门成立了由吴玉章任校长的新文字干部学校,并发行了《新文字报》。这里我想特别强调两点。一是这些工作得到了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重视与大力支持,毛主席为《新文字报》题词“切实推行,愈广愈好”,朱总司令题词“大家适用的新文字努力推行到全国去”。《解放日报》还专门编发了“推行新文字与扫除文盲”的社论。二是人们对新文字有了更明确的认识。印发的有关陕甘宁边区新文字协会成立缘由的文件明确表示:我们并不企图即刻用新文字代替汉字,目前我们所要做到的是利用新文字来教育文盲,使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可以用新文字来学习政治与科学,也可以利用新文字去学习汉字。可以说,在延安时期,拼音文字作为新文字,在扫除文盲工作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也为新中国成立后开展文字改革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有益尝试,积累了有益的经验。

  第三个阶段,就是新中国成立后了。1949年8月25日,吴玉章给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信,信中说:“目前你正忙于军政大计的时候,我提出新文字问题向你请示,似乎不合理。但事势迫使我不请示就要犯错误。所以不避烦,还是来请你指示。”在信中,吴玉章就当时文字改革的情况作了汇报,并就文字改革的原则和工作提出了意见。毛泽东主席非常重视吴玉章的来信,当日即将吴玉章的来信交给郭沫若、马叙伦、沈雁冰等人研究讨论,并于8月29日复信吴玉章。我个人觉得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毛泽东主席非常重视吴玉章就文字改革提出的意见;二是当时国内有的地方还没有解放,一边要继续把解放战争进行到底,夺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一边要组织筹备新中国的建立,在这样的形势下,吴玉章仍然提出文字改革的问题,可见他对开展文字改革工作的迫切心情。这反映出他对文字改革工作高度的责任感和紧迫感。随即,吴玉章发起并成立了中国文字改革协会。1951年12月26日,中央人民政府文化教育委员会决定设立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1952年4月,吴玉章开始撰写中国拼音字母方案初稿。1953年9月28日,提出初稿的第一次修正稿。11月12日,提出第二次修正稿,并撰写《关于今年拼音字母方案工作的经过》。1954年1月15日,提出根据1953年12月25日召开的拼音方案组会议的意见修改的中国拼音文字字母方案。1954年6月8日,提出修改后的《中国拼音文字字母(草案)》。1954年11月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确定国务院下设20个直属机构,其中就有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同年11月20日,国务院任命吴玉章为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此后,我国的文字改革工作在国务院的直接领导下展开,直至1958年2月11日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关于汉语拼音方案的决议》。

  三

  我讲这些事情,只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汉语拼音方案》的制定是在我们党和政府领导下进行的一项伟大工程。它凝聚了许许多多人的智慧,比如瞿秋白、林伯渠、黎锦熙、叶籁士、倪海曙、胡愈之等同志。它经过了长时间的研究与探索,又经过在实践中的不断完善,才最终向社会颁布推广。

  最后,我想引述吴玉章1956年3月在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扩大)上所作的《关于汉语拼音方案(草案)》的报告中的一段话。他说,中国的文字改革工作,至少已有60多年的历史,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事业。从清朝末年以来,许多先进人士,为了文字改革工作艰苦地奋斗,他们的理想都没有充分实现。今天,在中共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文字改革的工作已经前进了一步,而且一定会获得最后的成功。同志们,我们大家应当为孩子们着想,为广大人民着想,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着想,为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着想,文字改革可以大大加速我国的经济建设、国防建设和文化建设,可以促进文化革命的实现,可以加速实现毛泽东主席所指示的将我们的国家“建设成为一个工业化的具有高度现代文化程度的伟大国家”的目标。对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

  今天,我们召开纪念《汉语拼音方案》颁布60周年的会议,回顾60年来我国文字改革的成就,我们无不感到欢欣鼓舞。我期待我国的语言文字事业在今后的改革开放事业中有更大的发展,为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中国梦”发挥更大的作用。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