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13日 12版)

  汉语拼音已经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人们不可缺少的文化工具。在拼写语言方面,它可以用来给汉字注音、拼写普通话、设计特殊语文;在技术应用方面,它可以用来编排各种辞书、检索图书、档案、病历、文件等各种资料、形成拼音转换法将汉字输入计算机,极大地促进了中文信息处理的发展。此外,汉语拼音还广泛用于对外汉语教学,并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迅速走向世界。

  汉语拼音为什么能起到这么重要的作用呢?这是因为社会生活对它有实际的需要。汉字是我国通用文字,有许多优点,但是它也有不便使用或不能使用的领域。前者如用汉字给生字注音,这就是直音和反切。这两个方法十分不便。直音要用同音字,而有的音节没有同音字,如“耍、酿、馁、孬”就无法应用;有的音节虽有同音字可是很生僻,注了音等于不注,如“衄”的同音字有“恧、朒”。反切是用两个汉字拼出一个音节来注音,例如“一,於悉切”,很难掌握。后者如学习普通话不能用汉字注音,因为那样学习的人就会按方音来读,无法学会普通话。

  汉语拼音的两大职能拼写和注音,互相联系,缺一不可。目前的情况是注音的职能已经被普遍接受,而拼写的职能推行困难重重,步履维艰。小学语文教材至今仍是单字注音,而没有分词连写。近年来小学汉语拼音教学几次减少课时,降低要求。拼写已经成为推行汉语拼音的瓶颈。文字是记录语言的,语言是分词的,所以拼音也要分词。用汉字写出的语句因为不分词有时会产生歧义。例如“东四十条”可以理解为“东四│十条”,也可以理解为“东│四十条”。用汉语拼音分词拼写,写作“DONGSI SHITIAO”就消除了歧义。

  造成拼写职能推行不利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汉字文本不分词,国民缺少分词的习惯;二是有些人受过去“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的影响,担心分词连写就成了拼音文字,就会取代汉字。这种顾虑是不必要的,应该消除。世界文字有两大类型,就是拼音文字和汉字类型的语素文字。语素文字的通俗叫法是表意文字。这两大类型文字平行发展,互不隶属。我们的语文政策明确规定汉语拼音是辅助汉字的工具,不是代替汉字的文字。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八条规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汉语拼音方案》是中国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献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并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初等教育应当进行汉语拼音教学。”这一条有三款。第一款规定拼写和注音是汉语拼音的两大职能。我们要全面落实,不能有所偏废。第二款规定《汉语拼音方案》是辅助汉字的工具,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不是代替汉字的拼音文字。第三款规定初等教育要进行汉语拼音教学。学生切实掌握汉语拼音,终身受益,切不可煮夹生饭。有人把汉语拼音只当作识字的拐棍,忙于丢拐棍。这是一种短视行为,不了解汉语拼音的重要用途。

  汉语拼音既然要用于拼写,就要有拼写的规范。《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就是拼写的规范。它规定了语句的拼写法,这是对《汉语拼音方案》的重要补充。当今世界新的技术革命浪潮正在到来,我们要用世界的眼光看待汉语拼音的作用,把汉语拼音的推行工作做得更好。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版权所有